50个州哄抢物资?特朗普:自己想办法 我不是订货员


武汉大学健康学院院长于学杰告诉界面新闻,“目前,医学界主要是担心无症状感染者会持续传染给其他人,有明显症状的感染者还可以隔离住院,无症状感染者因为难以被发现,正常活动中有不断传染给其他健康人群的风险,增加了消灭病毒的难度。”

中科院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、农工党常委马延和撰文指出,确定无(轻)症状携带者的比例很重要,应该适当考虑开展对这样的无症状携带者的筛查。

2020年3月30日举行的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提出,要高度重视防治无症状感染者,一旦发现无症状感染者,要立即按“四早”(早发现、早隔离、早报告、早治疗)要求,严格集中隔离和医学管理,公开透明发布信息,坚决防止迟报漏报,尽快查清来源,对密切接触者也要实施隔离医学观察。

法院经审理后认为,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,有抚养、教育和保护未成年子女的义务,保障其健康成长。郑某作为被监护人小宝的母亲,在小宝出生后不久就经常去向不明,不履行监护职责,拒绝抚养,也不提供被监护人所必需的生活保障,严重侵害了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,其间郑某还存在反复吸毒、被强制戒毒两年的情形。故对于居委会要求撤销郑某监护人资格的申请法院予以支持。

“我觉得最可怕的,并不是无症状感染者传染给多少人,而是这种病毒从此潜伏下来,总有不敏感的人成为携带者,防控就很麻烦,需要不断地对这些人群进行检测。”于学杰说。

通报称,当前,邢台市仍处于疫情防控一级响应期间,令行禁止、政令畅通是做好疫情防控的最基本要求,各级机关企事业单位、每名公职人员都应坚决克服麻痹思想、厌战情绪、侥幸心理、松劲心态,坚定执行省市关于疫情防控的各项指令、政策,坚定推进省市疫情防控决策部署落地落实落细。

郑某离家出走的几个月前,小宝的外公过世,居委干部和志愿者们成了小宝唯一的亲人。

郑某生下女儿小宝(化名)后便长期离家在外,拒绝承担抚养义务,其间还因反复吸毒被强制戒毒。多年来,居委会志愿者轮流照顾着小宝的日常生活起居。不久前,在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的介入下,居委会向法院申请变更小宝的监护人。

庭审中,黄浦区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到庭支持起诉。检察机关认为,郑某对小宝疏于照顾,经常去向不明,强制戒毒恢复自由后即失去联系,至今下落不明。期间,小宝由申请人抚养照顾,已形成稳定的抚养关系,因此建议依法撤销郑某对小宝的监护人资格,并由作为基层组织的居委会担任小宝的监护人。

黄浦区检察院在获知该情况后,及时介入,建议居委会向法院申请撤销、变更小宝的监护人,并出具了支持起诉书。